云阳馆与韩绅宿别

故人江海别,几度隔山川。
乍见翻疑梦,相悲各问年。
孤灯寒照雨,深竹暗浮烟。
更有明朝恨,离杯惜共传。

【评诗】
 
司空曙“相悲各问年”,更自应手犀快。风尘阅历,有此苦语。
真情实语,故自动人。


【注释】
 
云阳:县名,治所在今陕西泾阳县西北。
 
韩绅:《全唐诗》注:“一作韩升卿。”韩愈四叔名绅卿,与司空曙同时,做过泾阳县令,可能即其人。
 
【解读】
 
司空曙的这首离别诗备受赞誉,原因之一是诗的结构极具特色。诗人没有直接写此次离别,而是先从过去的离别写起。首联中“江海”指两人间的距离非常遥远,“几度”指两人离别的次数极其频繁。隔着漫漫的江海、山川,每次相聚都十分不易。虽未直写思念,但思念之情却渗透在文字中。
 
颔联表达了久别相聚的极大喜悦。“乍见”表明距离上次聚首已经过去了很久,而此次相聚又在意料之外,诗人喜出望外,甚至怀疑自己是在做梦。“相悲各问年”进一步说明分别之久,竟然连对方的年龄都不记得了,互相询问时,不禁悲从中来。
 
相逢十分不易,转眼又要离别。颈联写馆宿,以景物来烘托两人依依不舍之情。深夜里,旅舍中的一盏孤灯还亮着,微弱的灯光映着窗外的夜雨,更显寒意;细密的雨点打湿了不远处的绿竹,远远望去,整片竹林像笼罩着一层薄薄的云烟。这两句表面写景实则喻情,“孤”“寒”“湿”“暗”“浮”都是冷色调字眼,渲染出了离别前凄凉冷寂的氛围,徒增伤感。
 
尾联收束全篇,诗人由眼前的聚首联想到明日的离别,想到此次一别不知何日才能再见,离别之“恨”涌上心头,唯有频频举杯,互道珍重。“更”字既含深情又蕴含无奈,感情十分浓郁,“惜”字有珍惜之意,又含对朋友的无限祝福,表现出彼此之间深挚的情谊。
 
全诗情景交融,情真意切,刻画出了人物的心理,深沉诚挚,道出了乱世迁离给诗人带来的极大苦闷,使诗意更具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