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信怨

奉帚平明金殿开,暂将团扇共徘徊。
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

【评诗】
 
宫词细于毫发,不推为第一婉丽手不可。
“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上句四入声相接,抑之太过;下句一入声,歌则疾徐有节矣。


【注释】
 
昭阳:即昭阳宫,汉成帝宠妃赵飞燕的宫殿。
 
日影:太阳常常是君王的象征,而太阳光自然就是君王恩宠的象征。
 
 
【解读】
 
班婕妤在汉代颇具才名,曾写过一首五言诗《怨歌行》,亦称《团扇歌》,其中即以团扇在秋季被弃比喻自己失宠于汉成帝,与之恩情断绝。
 
本诗开头两句写团扇在凉爽的秋天便失去了作用,常常要被人们丢弃,可是主人公却不忍心。因它是失宠之物,她是失宠之人,怎能不心生怜悯?
 
后两句,诗人仍用班婕妤的故事,“玉颜”是指班婕妤。寒鸦从昭阳宫飞来仿佛还带着“日影”,深一层的意思是说昭阳宫的寒鸦都能够获得汉成帝的些许恩宠,而班婕妤反倒不如浑身黑灰的寒鸦,再也得不到皇帝的恩宠了。“不及”“犹带”表达委婉含蓄,可见女主人公愁肠百转却难以倾诉。诗人借班婕妤失宠后移居长信宫侍奉皇太后以避祸的故事讽喻了唐代宫廷女子的生活和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