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从弟南斋玩月忆山阴崔少府

高卧南斋时,开帷月初吐。
清辉澹水木,演漾在窗户。
荏苒几盈虚,澄澄变今古。
美人清江畔,是夜越吟苦。
千里共如何,微风吹兰杜。

【评诗】
 
高人对月时,每有盈虚今古之感。着墨不多,自觉深远。


【注释】
 
从弟:指王销,王昌龄堂弟,生平不详。
 
崔少府:少府,官名。崔少府即崔国辅,清河人,唐朝著名诗人,官任少府。
 
月初吐:指月亮刚刚升起的时候。
 
荏苒:指时光推移。
 
【解读】
 
本诗的主题是“玩月”,“玩月”是赏月,细观遐想地赏,想到了离别的好友,借由月亮有盈有虚,感慨人生聚散无常、世事变迁。
 
开头四句写诗人和堂弟高卧南斋时,掀开窗帘玩赏那刚刚升起的月亮。随着时间的推移,月亮渐渐升高,清辉遍洒在水上和树上,轻悠悠的波光倾泻在窗户上。这里的“澹”和“演漾”二词,生动形象地写出了月亮照在地上时人们对月光的感觉。五、六句中,诗人没有停留在对月亮的继续描写上,而是笔触一转,写出了对月亮的思考:自古以来,月亮总是时圆时缺,盈虚不定,人一代又一代,每一代都看着月亮。月亮从未改变过,可是人生却总是无常!
 
七、八句写在如此美妙的月光下,好友崔少府也必定在赏月。诗人与友人虽然相隔千里,但是望的是同一个月亮。最后两句,将南斋和越两地联系在一起,写崔少府虽然是在越地,可是声名远近皆知,就好像是兰杜的香气,即使是相隔千里,也可能会因为微风的吹拂而闻到。全诗情不离景,景不离情,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