酬郭给事

洞门高阁霭余晖,桃李阴阴柳絮飞。
禁里疏钟官舍晚,省中啼鸟吏人稀。
晨摇玉佩趋金殿,夕奉天书拜琐闱。
强欲从君无那老,将因卧病解朝衣。

【评诗】
 
王维作诗,善于抓住自然界中平凡无奇的景或物,赋予它们某种象征意义。“省中啼鸟”,看起来是描写了景致,其实,是暗喻郭给事政绩卓著,时世太平,以致衙内清闲。虽是谀词,却不着一点痕迹。


【解读】
 
应酬之作不外乎赞赏对方,感叹自身命运。这首诗,作于王维晚年。“给事”是给事中的简称,在唐代这是门下省一个重要的职位,负责宣达诏令,驳政令得失。这首诗赞扬郭给事虽然官居要职,但为官清廉,志趣高雅,也表达了诗人辞官隐居的心迹。
 
“洞门高阁霭余晖,桃李阴阴柳絮飞”,首联写郭给事官位显赫、门生故吏也飞黄腾达。“桃李”一句暗用“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典故,突出门生对其的拥护和爱戴。
 
“禁里疏钟官舍晚,省中啼鸟吏人稀”,通过描绘“省中”的闲适之景,写郭给事居官清廉。“省中啼鸟”,看似单纯写景,实际上是在暗示郭给事为官才能出众,故而政通人和。此处虽有奉承之意却不着痕迹。
 
颈联直接赞郭给事清早上朝傍晚传令,不辞辛劳。“晨”“夕”二字一方面写他做事殷勤,一方面也暗示他朝夕常伴君侧,为万众瞩目。“趋”“拜”二字写出他认真恭谨的样子。
 
赞扬之词到达极致后,诗笔急转表达自己的人生志趣。诗人也想像郭给事一样常伴君王,为社稷谋事,但无奈已经年老多病,还是辞官归隐吧!
 
这类酬赠诗常在赞颂之后,提出推举自己的希望,但王维晚年已经对官场生活心灰意懒,所以这首诗的内容也与一般的酬赠诗作不尽相同。王维在这首诗中发挥了描写景物的长处,巧妙地将对郭给事的赞颂蕴藏在景物描写之中,一洗酬赠诗的庸俗之气,即景达意颇具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