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香积寺

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
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
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
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

【评诗】
 
读此诗,非但可见章法之奇,亦可见用字之妙。试统计“云锋”、“古木”、“深山”、“危石”、“青松”、“空潭”等词,哪一个不古拙而合于寺院的身份。读了觉得毫无一些烟火气。可见就题选字,也是做诗应该注意的事。
此诗写赴寺道中山景,在题前盘绕。先言行云峰数里,尚未到寺。三四句言此数里中,古木突道,寂无人迹,唯闻钟声出林霭间,而不知闻根在何处,有天际清都之想。……五句言山泉遇危石阻之,乃吞吐盘薄而下,以“咽”字状之。六句言烈日当空,而万松浓荫,但觉淸凉,以“冷”字状之。非特善写物状,兼写山中闻见,清绝尘寰。末句归到山寺,言龙归潭静,见禅理髙深也。


【解读】
 
在盛唐诗坛上,王维素有“诗佛”之称。他才艺超群,精通音律,既是诗人、画家,又是一位虔诚的佛教信徒。这首诗写诗人寻访、游览香积寺,描绘了一座幽静古老的山中寺院。
 
首联开篇扣题,诗人置身云雾缭绕的高山中寻访古寺。“不知”二字,说明他是初次造访,也透露出诗人的随意、洒脱。
 
颔联通过描写无人行走的小径,不知何处的钟鸣,衬托出古寺的荒僻杳远、静谧清雅。
 
颈联两句,诗人从听觉和视觉的角度渲染山林中的清冷、静谧。这两句写山林景色的“静”和“幽”全非直接刻画林中的寂静无声,而是用隐隐的钟声和呜咽的泉声侧面衬托深山丛林的僻静,这是王维写景状物的一个突出手法。
 
尾联写天色渐黑,诗人来到了香积寺前的水潭,看着澄清见底的潭水,想起了一个佛家典故:西方一水潭中曾有毒龙害人。佛门高僧制服毒龙,使他永不伤人。在这里,“毒龙”可以理解为人的欲望。“安禅”为佛家术语,意为安静打坐。“安禅制毒龙”意为安禅入定,才能克服心中的妄念,领悟高深的禅理,到达内心清净的体道境界,这也正是诗人寻访古寺所体会到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