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女儿行

洛阳女儿对门居,才可颜容十五余。
良人玉勒乘骢马,侍女金盘脍鲤鱼。
画阁珠楼尽相望,红桃绿柳垂檐向。
罗帏送上七香车,宝扇迎归九华帐。
狂夫富贵在青春,意气骄奢剧季伦。
自怜碧玉亲教舞,不惜珊瑚持与人。
春窗曙灭九微火,九微片片飞花琐。
戏罢曾无理曲时,妆成只是熏香坐。
城中相识尽繁华,日夜经过赵李家。
谁怜越女颜如玉,贫贱江头自浣沙。

【评诗】
 
非不绮丽,非不博大,而采色自然,不由雕绘,此四子所以远逊也。
通篇写尽娇贵之态。


【注释】
 
才可:唐人口语,恰好的意思。
 
越女:指春秋时期越国的美女西施。
 
【解读】
 
此诗作于诗人居于洛阳生活期间。诗题取自梁武帝萧衍《河中之水歌》中的“河中之水向东流,洛阳女儿名莫愁”。诗人在这里用“洛阳女儿”来概指当时的贵族女子。全诗描写了贵族女子及其权贵夫婿骄奢淫逸的生活,反映了当时社会浮华背后所隐藏的腐化真相。其中,“季伦”指晋代富豪石崇,是骄奢的典型;“赵李”指汉成帝皇后赵飞燕、汉武帝宠姬李夫人,代指皇亲贵戚。最后两句利用转折,以容颜如玉的越女在江头浣纱作对比,在强烈的反差中凸显主题,使前面的华丽描绘一下子变为对贵族生活乃至社会不公的冷峻批判。“贫家越女”与“洛阳女儿”由于出身不同,过着天差地别的生活。诗人通过对这两个女子生活境况的对比,揭露了社会上贫富悬殊的现实,寄托了寒门志士怀才不遇的深沉感慨。王维的诗多以隐逸题材为主,此类批判现实的作品极为少见,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