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

山中相送罢,日暮掩柴扉。
春草年年绿,王孙归不归?

【评诗】
 
所送别者,当是驰骛功名之士,而非栖迟泉石之人。
做五绝诗,虽只寥寥二十字,看似容易,其实在这二十字句,立意要不寻常,造语要任自然,前后章法要相联贯,并且还要有一种“余韵”,就是意思不可说尽,字句不求深奥,每个字无论抒情写景,总要个个字站得住,个个字能打动读者的心弦,才是一首好诗。


【解读】
 
这首五言绝句,题为送别,但却未对依依惜别的情景加以描绘,而是选取了与一般送别诗全然不同的角度和场景来作为着墨点,可谓另辟蹊径、匠心独运。
 
“山中相送罢”开篇即写到相送已罢。常规的离别诗本应在此句中描写情深意笃的送别场景。而诗人在此处却用了一个看似无味的“罢”字将这一场景一笔带过。接句“日暮掩柴扉”又只讲到送别归来,诗人轻掩柴扉。诗人再次将送别后的心情剪去,而只留“掩柴扉”这一情境。
 
一、二句时空跨越幅度较大,在蒙太奇式的结构中留下了大量的空白。这些空白留给读者想象的空间:送走友人后,“日暮”之中独行的诗人当觉失落、怅惘。他在“掩柴扉”之后又有何种心绪?一个“掩”字也令人想到诗人的落寞神态。正是通过这种留白,诗人将原本复杂的离别情绪凝练于十字之中,笔墨经济,余味深长。
 
后两句“春草年年绿,王孙归不归”从《楚辞·招隐士》中“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一句化出。文中原意为叹游子久去不归,这里是说明年春天来临的时候草必定变绿,但友人却不知能不能归来。
 
这里除了离思之外,还包含着诗人内心的思想斗争,更可能是缘于与友人对仕途的看法产生了争议。但是二人才能秉性相似,意气相投,因此希望友人能早日得悟,返归山林。
 
摩诘作诗,善于从生活中挖掘看似平凡的素材。虽然朴素、自然,但情感真挚,意境悠远,读起来别有一番韵味。本诗即将这种风格演绎得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