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别业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

【评诗】
 
无言之境,不可说之味,不知者以为淡易,其质如此,故自难及。
此诗见摩诘之天怀淡逸,无住无沾,超然物外。……五六句即言胜事自知,行至水穷,若已到尽头,而又看云起,见妙境之无穷,可悟处世事变之无穷,求学之义理亦无穷。此二句有一片化机之妙。


【注释】
 
终南别业:指的是王维晚年居住的“辋川别墅”。
 
中岁:古人三十岁后至五十岁前称中年、中岁。
 
南山陲:陲,指的是山下。南山陲,就是南山之下,这里是指辋川别墅所在地。
 
【解读】
 
天宝九年(750),王维因丧母而屏居辋川,于宋之问蓝田别业辟辋川别业。后来他在安史之乱中被迫接受伪职而获罪,虽被赦免了死罪,但他已经看破了世事,于晚年过上了半官半隐的生活。诗中着重描写了诗人退隐之后的生活,展现了其自得其乐的闲适情趣。
 
全诗意为:诗人中年之后即厌倦了俗世,转而信奉佛教。隐居辋川别业之后,他全然为那里秀美、寂静的田园风光所陶醉。兴致一来时,他便独自去游览,那种快乐的心情只有自己才能体会。想走便走,想停就停,日子过得非常惬意。不知不觉来到流水的尽头,索性坐下来欣赏云卷云舒。偶然和山间老人谈天说笑,竟让他忘记了归还。言辞之中反衬出了退隐者的自由惬意。
 
全诗如行云流水,收放自如。诗人没有具体描绘山川景物,而重在表现诗人隐居时悠然自得的心境。他不问世事,更不刻意探寻山中的美景,却能在山林的每个地方领略到自然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