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发扬子寄元大校书

凄凄去亲爱,泛泛入烟雾。
归棹洛阳人,残钟广陵树。
今朝此为别,何处还相遇。
世事波上舟,沿洄安得住?

【评诗】
 
写离情不可过于凄惋,含蓄不尽,愈见情深,此种可以为法。
文字浅显,绝无费人思索的词句,思想过程,层次分明,极为自然。译成散文,也是一篇散文诗。


【注释】
 
扬子:津渡名,在长江北岸,近瓜州处。
 
校书:官名,唐代的校书郎,掌管书籍的校对勘定。
 
亲爱:指好友,此处指元大。
 
广陵:今江苏省扬州市。
 
沿洄:指处境的顺逆。
 
【解读】
 
韦应物曾经客游广陵(今扬州市),元大(未详何人)是他的朋友。代宗广德元年(763),韦应物因被任命洛阳丞不得不离开广陵,他在长江北岸的扬子津坐船离去时,写诗赠给元大。开头两句意为诗人凄然地离别朋友,船只飘摇着驶入烟雾迷蒙中。诗中以“亲爱”称谓元大,
 
可见两人之亲密。第三、四句写得更加凄然。船慢慢向洛阳驶去,广陵江边隐隐雾锁的树丛中传来阵阵晓钟残音。在凄然的心境中诗人发出感慨:“今朝此为别,何处还相遇。”他回望着一江烟树,又见远去的江水,禁不住感叹:今日这一别,就如这江水般一去不返了。最后诗人再抒感慨:“世事波上舟,沿洄安得住?”人世间事就像江波上的小船,被流水带走还是被旋涡留住是不由自己做主的。既是感慨人生难以自我掌控,又蕴含着对漂泊不定生活的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