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得暮雨送李胄

楚江微雨里,建业暮钟时。
漠漠帆来重,冥冥鸟去迟。
海门深不见,浦树远含滋。
相送情无限,沾襟比散丝。

【评诗】
 
情哀则景哀,情乐则景乐。
此诗是咏暮雨,首句点“雨”字,次句点“暮”字。颔联以来帆之重,暗衬“微雨漠漠”。以去鸟之迟,暗衬“薄暮冥冥”,“重”与“迟”,就是所谓诗眼。颈联以“不见”写“暮”,以“含滋”写“雨”,如此即将暮雨描写得如在眼前,仿佛使人读了一幅烟雨归舟的画。结果才说到送别,但又用一“比”字,将别泪和雨丝,融成一起,看他何等笔力。


【注释】
 
赋得:众人分题赋诗,分到的题目称为“赋得”。韦应物分得“暮雨”为题,故此诗称“赋得暮雨”。
 
楚江:指长江三峡以下至濡须口一段,古属楚国,称楚江。
 
建业:今江苏省南京市。
 
海门:长江入海处,在今江苏省海门市。
 
浦:近岸的水面。
 
【解读】
 
诗人于诗题中阐明了此诗是为送别李胄而写。全诗紧扣暮雨,句句氤氲雨湿,浸润人心。
 
诗歌前六句描写雨与暮的景与境,形成了浓郁而压抑的氛围。诗人抛开含蓄的笔法,直抒胸臆:“相送情无限,沾襟比散丝。”送别友人的离情无限悲苦,泪下湿襟比那雨丝还要流长,表现了对友人的不舍。该诗极尽铺陈渲染。“烟雨”“暮色”“重帆”“迟鸟”“海门不见”“浦树含滋”,氤氲越来越重,引出“相送情无限,沾襟比散丝”。
 
在结构上,本诗前呼后应:起句“微雨”;中四句雨打“帆来重”“鸟迟”,岸树“含滋”;末尾“散丝”。诗中处处雨水,如骤雨连珠,一泻而尽。虽为送别凄楚之作,自有气势蕴含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