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上喜会梁州故人

江汉曾为客,相逢每醉还。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
欢笑情如旧,萧疏鬓已斑。
何因不归去?淮上有秋山。

【评诗】
 
此篇多用虚字,辞达有味。
诗以言性情。唐贤最重友谊,于赠别寄怀,及喜晤故人之作,屡见篇章。……此诗言当日同客楚江,少年气盛,放歌纵酒,不醉无归,是何等豪气。乃浮云踪迹,各走东西,抡指光阴,瞬逾十载。叹羁泊之无常,讶年光之迅逝,句法于蕴藉中见悲凉之意。


【解读】
 
韦应物任滁州刺史时见到了一位老朋友,有感而发,遂成此作。
 
起首两句“江汉曾为客,相逢每醉还”,诗人回忆当年自己曾经客居江汉,时常与朋友相聚。大家痛饮大醉,然后相互搀扶而归。诗人沉浸在昔时梁州欢会时的情景之中,紧扣“喜会故人”的题旨。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一别已过十年,如流水一去不返。诗人有感而发,慨叹人生如浮云。“欢笑情如旧”紧扣“喜会”之题。虽然人生漂泊,时光易逝,但重逢毕竟是好事,收拾好心情再一醉而归。但因“萧疏鬓已斑”,可见相逢欢笑是表层的,互见对方的鬓发已白,笑也是苦笑,喜也是强喜,相逢的酒也难如十年前那般痛饮,人生如白驹过隙,十年过后人已衰老,自然高兴不起来。
 
末尾两句“何因不归去,淮上有秋山”是对友人问话的回答。友人问:“为什么不回梁州?”诗人说,是因为淮上这个地方秋山美妙,故此留恋不归。事实上,诗人不归去并不是真的耽玩秋景,而是要以“秋”字进一步宣泄自己渐渐老矣的无奈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