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全椒山中道士

今朝郡斋冷,忽念山中客。
涧底束荆薪,归来煮白石。
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
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

【评诗】
 
结尾两句,非复语言思索可到。
(洪迈)(尾联)化工笔,与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妙处不关语言意思。


【注释】
 
全椒:今安徽省全椒县,唐属滁州。
 
郡斋:滁州刺史衙署的斋舍。
 
荆薪:柴草。
 
煮白石:传说神仙、方士烧煮白石为粮,后因借为道家修炼的典实。
 
【解读】
 
唐朝时,全椒地属滁州,诗人为滁州刺史之时,全椒正是其治下。山中道士为谁已无从知道,但从诗中可知道士是诗人的知交好友。韦应物长期身在官场却能写出隐逸者才擅长的田园诗,足见他内心渴望隐逸。诗人对闲云野鹤生活的向往,亦可窥其道家神髓。
 
诗的首联写秋日来临,州衙的房舍清冷难耐,忽然联想起山房应该更加寒冷,山中修道的老友该是有多艰苦。诗人由官衙的冷想到山房的冷,可见他很重视友情。
 
颔联写诗人想到他的朋友应该正在涧底拾束枯枝残草做柴火。本联字面上是在描写山中道士隔绝人世的清苦生活,实则是称誉这位友人道心之坚,已达到了很高的境界。
 
颈联写对友人的关心。诗人在风雨秋夜惦念山中道士,想要“持一瓢酒”去拜访他,可见两人情谊之深厚。尾联写到诗人欲备酒去访,共求一醉,但不知道能否相遇。
 
此诗未着意写景,却写出了“涧底”的清幽之美;“煮白石”的修仙之美;“风雨夕”的阴郁之美;“落叶满空山”的空灵之美。这些景致在诗中的跳荡不羁,才使诗歌清幽、空灵、悠远,仿如离尘飞升,遁入道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