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斋雨中与诸文士燕

集兵卫森画戟,燕寝凝清香。
海上风雨至,消遥池阁凉。
烦疴近消散,嘉宾复满堂。
自惭居处崇,未睹斯民康。
理会是非遣,性达形迹忘。
鲜肥属时禁,蔬果幸见尝。
俯饮一杯酒,仰聆金玉章。
神欢体自轻,意欲凌风翔。
吴中盛文史,群彦今汪洋。
方知大藩地,岂曰财赋强?

【评诗】
 
莽苍中森秀郁郁,便近汉魏。“兵卫森画戟,宴寝凝清香”二语,起法高古。
兴起大方,逐渐叙次,情词蔼然,可谓雅人深致。末以文士胜于财赋,成为深识至言,是通首宿处。


【注释】
 
郡斋:郡守即州刺史府第中的厅舍。
 
燕寝:燕,通“宴”。宴会之所,这里指休息的地方。
 
居处崇:喻指地位崇高。
 
【解读】
 
这首诗为韦应物在苏州任刺史时所作。全诗可分为四个层次:
开头六句为第一层,交代了诗人与文士宴集的环境。从“自惭居处崇”到“性达形迹忘”为第二层,是作者自述胸怀,“自惭”有两方面意思,一是因为自身地位崇高而让他觉得肩上的责任重大,二是未能安康民生,这是触发他“自惭”的最直接原因。在此,诗人从仁政爱民的角度出发,将自己的高位与民间疾苦联系起来,深感羞愧。但是,又将在宴集上行乐,怎么办呢?于是“理会是非遣,性达形迹忘”,诗人暂时麻痹自己,忘怀一切,得以心安理得地享受宴会。从“鲜肥属时禁”到“意欲凌风翔”为第三层,写诗人对这次宴集的欢畅体会。最后四句为第四层,写吴中之地,文史隆盛古来称,亦呼应了诗题“诸文士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