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夜寄邱二十二员外

怀君属秋夜,散步咏凉天。
空山松子落,幽人应未眠。

【评诗】
 
清幽不改摩诘。
作法此诗分两段,上二句是就自己方面说,下二句是就员外方面说,其中自有联络照应之妙。“空山松子落”是“秋”,“秋夜散步”也是“未眠”,并不别出新意,也并不故意牵搭,只就两地比较,一种真诚的友谊,自然流露。


【解读】
 
诗人与邱丹(即邱员外)在苏州时交往甚密,后邱丹去临平山修道。这首诗表面是一首寄邱丹的怀人诗,实则是吟咏自己对隐逸生活的向往之作。
 
首句“怀君属秋夜”将情境拉进秋夜。时序季节,自然之理,夏去秋来,晚天萧索。自古悲秋多寂寥,秋日是易于伤感的时节,在外羁旅之人此时更易思念家人。而秋凉之夜,诗人想起了在深山里的道兄朋友,由寂寥想起了山中的隐逸。
 
“散步咏凉天”诗人散步于冷夜之中,欣赏着冷月秋霜。“空山松子落”意境已经脱凡入仙,令人品味无限。秋在山峦,弯月在天,凉意若水,万籁俱寂,生物没了气息,空气都已沉凝,一切都已静止。突然一声轻响传来,一只小小的松子落下,声音虽小却能传遍丛山,之后,一切又归于沉寂。诗人畅游凉夜,吟咏秋殇,表达了对空山隐逸生活的无比向往。“幽人应未眠”是诗人猜想邱道士不会浪费这份清幽,应当还未入眠。“幽人”即是幽居之人,此处指邱道士。幽居之人就是隐逸之人,居于青山上幽谷里是古贤人绝佳的选择,也是僧道出家人的好场所,诗人向往邱道士在临平山享用自然的恩赐,神思已飞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