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城

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
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

【评诗】
 
这首诗以自然景物的“依旧”暗示人世的沧桑,以物的“无情”反托人的伤痛,而在历史感慨之中即寓伤今之意。思想情绪虽不免有些消极,但这种虚处传神的艺术表现手法,仍可以借鉴。
无论是写离情,或写怀古,都流露出浓厚的凄婉感伤的末世情调。这是晚唐诗中普遍的情调。后一诗中,雨丝风片,满堤烟柳的景色和“六朝如梦”的怅惘心情交融在一起,更把这种情调表现得格外凄艳。


【注释】
 
台城:南朝六国的皇城,旧址在今南京市鸡鸣山南。
 
六朝:指东吴、东晋、宋、齐、梁、陈六个朝代。
 
【解读】
 
这是一篇吊古之作,诗人的起笔却在古迹之外。“江雨霏霏江草齐”,江水东流,浩浩荡荡,细雨蒙蒙,飘洒而下,春草茸茸,平展如茵,铺落在江的两岸。雨雾笼锁江面与两岸,迷蒙的景象,如梦如幻,令人心生伤感。
 
“六朝如梦鸟空啼”,先后有六个朝代在台城坐拥国土,各有鼎盛时期的繁荣,又都更替衰败亡国,其间多少叱咤风云的人物,多少昏庸无能之君,多少宫廷欢宴美人妙舞,多少刀光剑影烈马骄兵,如今尽已被眼前的断墙颓垣掩埋。以往的王侯威仪尽皆悠悠逝去,进入梦幻冥间,诗人的心魂也渐入冥思。此时,鸟鸣使之从幻象中回醒,眼前凄凉依旧,梦本是空,鸟啼也是空。
 
“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十里长堤,雨落烟笼,台城的柳树在雨雾中摇曳,是一番梦幻般的景象。台城的柳是有情的,迎春而发,年年为颓垣危墙蒙上一些生机;台城的柳又是无情的,故国萧条,人去楼空,柳树却不为之伤情,仍旧悠然自得年年如是,因而诗人说柳“无情最是”,它哪管来此凭吊的人面对着野草丛生、死气沉沉的城垣在伤心落泪。诗中以柳的“无情”与“依旧”,反衬人的有情与伤感,形成更具感染力的情境。此诗采取侧面烘托的手法,造成一种虚幻的情境,散发出淡淡的哀愁,味淡而情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