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台夜思

清瑟怨遥夜,绕弦风雨哀。
孤灯闻楚角,残月下章台。
芳草已云暮,故人殊未来。
乡书不可寄,秋雁又南回。

【评诗】
 
悲艳动人。
音韵忽超,但“芳草”一联太沿日暮、碧云耳。


【注释】
 
章台:楚灵王行宫章华台,故址在今陕西长安。
 
楚角:楚地曲调的角声。
 
【解读】
 
本诗为作者月夜怀人思乡之作。
 
首联写诗人于夜间独坐听如风雨大作般的琴音,不由得心潮澎湃,倍感苦楚。《汉书》中曾记载“泰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瑟,悲,帝禁不止,故破其瑟为二十五弦”。可知“瑟”自古便是悲伤的意象,诗人听瑟便悲从中来。颔联作者伴着孤灯听远方的号角声,看见章台下萧瑟的月色。“孤”“残”二字加深了凄清冷寂的气氛,用来修饰“灯”和“月”这些本来发光略有暖意的物体更显现出冷清。颈联写芳草已将近枯萎,而故人仍然没有来与我相见,诗人枯坐室中,无法等到故人,看似写故人未来,其实也是写作者心中的思念之绵长,恨不得马上就能相见。尾联写无法寄信给远方思念的人,大雁又开始南归,诗人却不知往何处寄送音信。诗人的绝望之情倾注笔端,正是因为相思的浓郁才会对现实的悲凉倍感失望,这两句写出诗人的孤独与落寞,照应上文中的“孤”“残”二字。
 
全诗将作者的思人之苦和怀人之痛通过一系列悲凉的意象发挥得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