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州南渡

澹然空水带斜晖,曲岛苍茫接翠微。
波上马嘶看棹去,柳边人歇待船归。
数丛沙草群鸥散,万顷江田一鹭飞。
谁解乘舟寻范蠡,五湖烟水独忘机。

【评诗】
 
“水带斜晖”以下十一字,只是写天色将暝,妙在“水”字上加一“空”字,而“空”字上又加“淡然”二字,以反挑下文之“棹去船归”,见得水本无机,一被有机之人纷纷扰乱,势必至于不能空、不能淡而后已,则甚矣机心之不可也。


【注释】
 
利州:在今四川省广元县,南临嘉陵江,唐代为山南西道。
 
澹然:水波闪动的样子。
 
【解读】
 
本诗写的是诗人南渡利州时在渡口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全诗写景、抒情紧扣“渡”字,句句有水,且形式多样。写景远近富于层次感,动静富于节奏感,意境幽远,气韵不凡。诗篇通过对渡口周围景致的描写,渲染气氛,最后落笔于自身,以天地浩然气势衬托心中的愤懑失意。
 
首联总写渡口处的风景。诗人在傍晚之时渡江,从侧面点出其颠沛流离的近况。颔联由远及近地描写渡口处的精致。诗人从听觉、视觉细致入微地描绘出渡口井然有序的画面。颈联描写诗人过江时的情景。此联以工整的对仗,创造出一幅空阔、清幽的江景图,渲染出寂静、萧瑟的气氛,为尾联诗人抒发胸臆作了铺垫。
 
诗人一生政治上不得志,怀才不遇,空有满腹经纶。此时他立于渡船之上,环顾辽阔江景,不禁想到辞官乘舟而去的范蠡,顿时感慨万千,发出“谁解乘舟寻范蠡,五湖烟水独忘机”的感叹,慨叹自己若追随范蠡,淡泊明志,乘一叶扁舟隐匿于江湖,怕也无人能理会这番心志。范蠡是春秋时期的楚国人,后为越大夫,帮助越王勾践灭吴国后辞官离开,泛舟于五湖之上;“五湖”是太湖和它附近几个湖泊的统称。此处诗人引用了范蠡泛舟五湖的典故,蕴含了一种淡泊遗世的归隐之志,实则是诗人失意无奈情绪的宣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