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词

十二楼中尽晓妆,望仙楼上望君王。
锁衔金兽连环冷,水滴铜龙昼漏长。
云髻罢梳还对镜,罗衣欲换更添香。
遥窥正殿帘开处,袍袴宫人扫御床。

【评诗】
 
通首只写“望君王”三字。
通首是比。虽是唐人陋态,亦庶几怨而不怒者矣。


【解读】
 
《宫词》作为薛逢传世的代表作,写法上有诸多出众之处。一是注重用典。比如“十二楼”“望仙楼”均指宫妃住处。此典出处有二:一出《史记·封禅书》“黄帝时为五城十二楼,以候神人于执期”;另有《旧唐书·武宗本纪》载:“会昌五年作望仙楼于神策军”。本诗写法的另一特色表现在用词精准恰当,如“尽晓妆”之“尽”,表明此诗并不单独刻画某一宫妃,而是试图表达所有后宫的女子的心声;三是心理刻画细腻,将踯躅等待的心情融会于对周围景物的刻画以及对人物动作的描写之中,深切反映了宫妃们寂寞的心境。
 
此诗富于朦胧感,诗人有可能受到自屈原《离骚》的影响,自比女子,以宫妃的不得君王宠爱比喻自己不得明主重用。联想到薛逢一生坎坷的仕途,确有这种可能。故这首《宫词》的真正主题是值得进一步探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