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赴阙题潼关驿楼

红叶晚萧萧,长亭酒一瓢。
残云归太华,疏雨过中条。
树色随关迥,河声入海遥。
帝乡明日到,犹自梦渔樵。

【评诗】
 
仲晦如此诗,虽与刘文房分据“长城”可也,何拙鲁?若陈后山者,亦复疵之太过。
篇终始言赴阙。觚棱在望,而故乡回首,犹梦渔樵,,各其荣利之淡也。


【解读】
 
潼关地处陕、晋、豫三省要道,地势险要,风光壮美,许浑第一次离开家乡丹阳远赴京城长安时,途经此地,被这里的风景所吸引,诗兴大发,于是挥笔写下了此诗。
 
首联描写了深秋的傍晚,枫叶沙沙作响。在潼关的某个长亭里,诗人独饮。“红叶晚萧萧”一句以景传情,透露出诗人的悲凉意绪;“长亭酒一瓢”更是用简洁的笔法写出了羁旅途中的愁绪。
 
颔联笔锋一转,着眼点由近处的枫叶转向远方,境界也随之阔大起来。“归”“过”是本句的字眼,让沉寂的风景有了蓬勃的生机,也让心情沉郁的心境变得豁达。
 
颈联中,诗人将目光从远方稍稍拉回。“遥”字写出了诗人站在高处远望,一字传神,给人以身临其境之感。诗人紧承颔联之境,随着黄河入渤海,意境也更为空旷、阔大。首联中游子的忧愁得到了完全释放。
 
作为一个初次入京的旅客,诗人对帝京似乎并无兴趣,因为他在尾联写道:“帝乡明日到,犹自梦渔樵。”明天就要到达目的地,但许浑还梦中还惦记着故乡的渔樵生活。这里,诗人含蓄地表明了自己的心意:自己并非专为追求名利来到京师。这样的收束,委婉含蓄,引人深思,既表现了诗人的清高,又道出了作者在出仕与归隐之间两难的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