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宫

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
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评诗】
 
语少意足,有无穷之味。
“说”字含蓄,更易一字不得。何等感慨深远,愈咀而意味愈长。


【解读】
 
全诗仅二十字,清楚地交代了时间、地点、人物和事件。“宫花”“红”说明时间大致是在春天,地点是“古行宫”,人物是“白发宫女”,事件是“说玄宗”。所有元素互相连缀,即构成了一幅完整的画面:在春日冷清的行宫中,一群无聊的宫女们,你一言我一语地正在闲聊往昔旧事,她们闲聊的内容,可能有风起云涌的军国大事,也有缠绵悱恻的爱恨情仇,不过,这一切都像昔日繁华鼎盛的汉阳宫,早已成了过眼云烟。
 
本诗的诗眼在“说”字。一方面,这些“白发宫女”是时代的见证者和经历者,她们把自己的经历娓娓道出,能展现出一个时代的缩影;另一方面,她们是当时地位卑贱的宫女,而且是皇帝不常来的行宫中的宫女,对于玄宗的了解相当有限,又因没有自由,长期与世隔绝,可能连“今夕是何夕”都不甚清楚,她们能说的内容本应十分贫乏。恰恰是这种悖论的存在,扩展了此诗的语境,给读者更多揣摩、玩味的空间。
 
诗人未作任何价值引导和情感抒发,只用零星的几个词语的组合,就渲染出了社会变迁、昔盛今衰的气象,进而慨叹沧桑巨变中人的无奈和悲哀。此诗秉承了元稹一贯的手法,寓情于景,情景交融,在清冷的画面里,融入了时事的变迁与个人的悲哀,读来一览无遗,品之意蕴深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