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金陵渡

金陵津渡小山楼,一宿行人自可愁。
潮落夜江斜月里,两三星火是瓜州?

【评诗】
 
情景悠然。
从诗意所暗示的看来,瓜洲显然是引起愁绪的地方。但诗人只在第二句中用“自可愁”三字略为透露,而以极平淡、极自然的一句“两三星火是瓜洲”来揭出旅愁的来处。这种不着痕迹的抒情,可以说就是神韵之所在。


【注释】
 
金陵渡:指的是古代的京口之地,也就是今天的江苏省镇江市。
 
行人:旅客,这里是诗人自谓。
 
斜月:下半夜偏西的月亮。
 
【解读】
 
这首诗是诗人游江南夜宿金陵渡时所写。首句“金陵津渡小山楼”是点题之笔,交代诗人羁旅的地方在京口渡口的小山楼上。“一宿行人自可愁”写的是诗人的心绪,诗人旅居他乡,愁思满怀,彻夜难眠,因而伫立楼上远眺江面。“自可愁”三个字是诗人的心情写照。“潮落夜江斜月里”是近景描写。在朦胧的江面上,只见月亮西斜,潮水初落。本句呼应了前一句中的“一宿”,可见诗人确乎“一宿”难眠,望月感怀。
 
当诗人愁思满怀、郁闷难耐时,望向远处时不禁大喜,原来“两三星火是瓜州”。本句情境由近转远,远方有两三点星火闪烁,那里就是瓜州了。从诗人情感的转变可知,瓜州应是此行的目的地,当他看到终点迫近,欣喜之情油然而生。“两三星火”从数字意义上来说是虚指数量之少,在当时宁静的环境中,“两三星火”被诗人捕捉到,可见诗人当时的寂寥之情,更凸显出他看见这星火时的兴奋,似有归家之感。
 
“金陵”起,“瓜州”收,诗人在诗中以地点的转移来架构整首诗,前后呼应,从地域上看两个地点相距不远,但是诗人在其中却经历了一场情感的大起伏,由开篇的愁苦到结尾的兴奋,过渡自然流畅,笔法轻盈细腻。借金陵渡口美景,抒发了诗人漂泊羁旅之苦,以乐景写哀情,哀情更让人怅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