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内人

禁门宫树月痕过,媚眼惟看宿鹭窠。
斜拔玉钗灯影畔,剔开红焰救飞蛾。

【评诗】
 
盖有感于深锁宫禁,虽处繁华,亦等于飞蛾补焰。怜他自怜,不得不救。此种慧心仁术,非熨帖细腻的诗人,不能说得出。
晚唐士人寄情闺阁,既是由于在科举和仕途上缺少出路,转而从男女性爱方面寻找补偿和慰藉。


【解读】
 
因皇宫又称“大内”,所以宫女也可称为“内人”,此外宫中女伎亦称内人。《赠内人》是张祜著名的宫怨诗,诗人借宫人所见之景再现她们孤寂的生活。
 
“禁门宫树月痕过”指出了写作地点和时间,意为:深夜时分,月影慢慢地移过了宫廷里的树上。“过”字用得极为巧妙,表现她望月已经很长时间了,从而更折射出宫人生活的百无聊赖。寂寥的庭院中,宫人一双媚眼,却只能痴痴地望着成双栖息的白鹭。“媚眼惟看宿鹭窠”中,“惟”字尽显了宫人生活的凄冷,一双“媚眼”看不到大好的风光,却只能看白鹭而已。
 
前两句诗写户外,三四句则转向了屋内:一盏孤灯在清冷的夜里引来了一只飞蛾,宫人们拔下了头上的玉钗,轻轻拨弄着烛焰,救起了那只扑火的飞蛾。“飞蛾扑火”这个意象,一方面可能是实景所现,而另一方面,诗人以“飞蛾”喻“内人”。飞蛾扑火意味着自我毁灭,宫人们救下这只飞蛾,减少了一个无知的毁灭者,这只飞蛾就能继续生活下去,同理,宫人们不让自我毁灭,那么她们就还有幸福的可能。自此,诗人在这里借由“飞蛾扑火”和“内人救蛾”两个动作,深刻地表现了宫人们对未来怀有的希冀和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