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遇二首(其二)

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
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
可以荐嘉客,奈何阻重深。
运命唯所遇,循环不可寻。
徒言树桃李,此木岂无阴。

【评诗】
 
读张曲江诗,要在字句外追其神味。
张曲江五言以兴寄为主,而结体简贵,选言清冷,如玉磬含风,晶盘盛露,故当于尘外置赏。



【注释】
 
岂伊:犹岂,难道。
 
岁寒心:比喻在困境中坚忍不拔的精神,在乱世中坚贞不屈的节操。
 
荐:进献。
 
【解读】
 
杜甫曾经写诗称赞张九龄“诗罢地有余,篇终语清省”,意思是说张九龄的诗语言简练清丽,余味无穷,能于篇终参透其意。读这首诗,能让人很自然地联想到当时朝政的昏暗和诗人坎坷的人生。这首诗平淡而浑成,短短的篇幅,时不时地发问,造成了正反起伏之势,但是诗的语气却是温和的,不管是愤怒也好,哀伤也罢,总是不着痕迹,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读这首诗,会让人联想到屈原的《橘颂》。诗人谪居江陵,橘树也生于此地,于是巧用托物言志,以橘喻己节操。诗的开头两句,托物言志之意明显,一个“犹”字,充满了对橘的赞颂之意。三四句先以“岂伊地气暖”这种反诘语一“纵”,又以肯定语“自有岁寒心”一“收”,形成气势,说明橘的高贵是本质使然,并非地利。五六句写这样珍贵的果子,本来应该献给上宾的,怎奈山水阻隔,无法实现。后四句慨叹丹橘的命运,桃树和李树深受重视,丹橘却一直受冷遇,诗人为此颇感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