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月怀远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评诗】
 
首二句领得妙。“情人”一联,先就远人怀念言之,少陵“今夜鄜州月”诗同此笔墨。
清浑不著,又不佻薄,较杜审言《望月》更有余味。


【注释】
 
怀远:怀念远方的亲人。
 
情人:多情的人,一说是指亲人,一说是指作者自己。
 
竟夕:通宵,一整夜。
 
怜光满:爱惜满屋子的月光。“满”是一种状态,指月光直射到屋子里面来。
 
 
【解读】
 
本诗是一首月夜怀念亲人的诗。诗中描写了诗人因月光照耀,夜不能寐,通过月光相赠遥寄相思等一系列思想活动,来表达对远方亲人的思念之情。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为千古佳句。前句写景:在辽阔的大海上,一轮明月慢慢升起;后句写情:诗人触景生情,想到远在天涯的亲人,此时此刻正跟我望着同一轮明月。情景结合,有虚有实,意境深远,给人留下了广阔的想象空间。
 
对于饱受相思之苦的人来说,明月和月光最能引起愁思。“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表达了对远方亲人的思念,一个“怨”字点出月夜中诗人的感情变化。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描绘了诗人彻夜难眠的情形。爱惜那满屋的月光灭掉了烛火。他起身披上衣服,可衣裳已经被夜露沾湿了。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这句从通宵难眠的无奈之中,情感为之一转,由“怨”月光明亮惹人相思,转为寄希望于相赠月光使远方的人感受到自己的相思之情。诗人以梦结尾安慰自己,悠悠情思一如月光汩汩流出,无限情思尽在不言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