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试上张水部

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评诗】
 
此诗虽所写的完全是新婚后的情事,而主意在“入时无”三字。其中第二句是暗指近试,此所谓“拜”,是预备去拜,故着意妆饰,期得舅姑欢心。也就是经心着意做了文章,希望得到主考者的赏识。此诗就是丢开讽喻不讲,即以诗言诗,也是一首极尽新婚夫妻旖旎风光的好诗。
朱庆馀这首诗如果单单题作《闺意》,它只是一首以“赋”为创作方法的小艳诗。诗题加上“上张水部”四字,使我们知道诗人的意图别有所在,于是它就成为一首以“比兴”为创作方法的寓意诗。


【解读】
 
唐代文人参加科举考试前常作“行卷诗”,即为了给自己造势,迎合主考官,献诗给地位较高的达官贵人,希望得到赏识和提拔。本诗就是朱庆馀写给张籍的行卷诗,当时张籍任水部郎中,故称“张水部”。
 
前两句交代了时间、地点、人物和事件,即将读者带进洞房,烘托了新妇见公婆的紧张气氛,简练工巧。新妇在“红烛”下描眉抹粉,抹了擦,擦了又抹,总是不满意,终于精心收拾一番,自觉尚可后,“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你看我这柳眉画得合适吗?能不能讨公婆的欢心?
 
诗人用新娘初见公婆前的情状自喻,将自己的紧张心情表现得十分传神。他向张籍自荐,既担心自己的诗作水平不够,不能达到科举考试的要求;即使对自己的诗作有自信,却不知能否和主考官志同道合,得主考官的欢心,各种复杂的感情交织在诗人心中,五味杂陈,难以平静。诗人将自己比作新妇,将张籍比作“夫婿”,将主考官比作“舅姑”,希望能在“拜舅姑”前,先得“夫婿”一言,比喻巧妙,心思细腻。本诗选材新颖、比喻巧妙,将自己能否登第与新妇初拜公婆相联系,独具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