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
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

【评诗】
 
杜诗之妙,有以命意胜者,有以篇法胜者,有以俚质胜者,有以仓促造状胜者。此诗之:“忽传,初闻,却看,漫卷,即从,便下”,于仓促间写出欲哭欲歌之状,使人千载如见。
涕泪为收河北,狂喜为收河南,此通篇之关键。而河北则先点后发,河南则先发后点,详略顿挫,笔如游龙。又有地名六处见,主宾虚实,累累如贯珠,真是繁简由心者也。


【注释】
 
剑外:指剑阁以南、蜀地的代称。
 
白日:形容美好的时光。
 
青春:春日。
 
【解读】
 
唐代宗广德元年(763)春,历时八年的安史之乱终于得以平息。听到这个消息的杜甫欣喜若狂,由此而产生联翩浮想,故作本诗。此诗感情基调充满快意,一改杜诗沉郁、愁闷的风格,韵律明快,节奏鲜明,因此被誉为杜甫“生平第一快诗”。本诗以诗人的情感为主线,可分三部分:
 
开篇描写了诗人初闻喜讯的惊喜,是诗人情感的第一次爆发。这两句诗中,诗人以悲衬喜,虽然涕泪沾湿了衣襟,但内心却是极喜悦的。这种喜极而悲,悲喜交加的复杂感情,是诗人饱经忧患终于得见天日后情绪的真实流露,极易引起读者共鸣。
 
从“涕泪满衣裳”到“喜欲狂”,诗人如狂似癫的状态使他的喜悦之情得以登上更高峰,是诗人情感的第二次爆发。结尾四句,诗人在晴日里痛快饮酒放声高歌,阳春作伴正是返家还乡的好时节。于是,诗人身在剑外,心却飞回了故乡,归心似箭的情绪在尾联中抒发得淋漓尽致。
 
此诗感情真挚,语言流畅,打破了读者心目中杜甫严谨深沉的形象,表现出了他激越狂放的一面。这一反常态的表现乃情之所至,使诗人的形象显得愈发饱满鲜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