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先主庙

天下英雄气,千秋尚凛然。
势分三足鼎,业复五铢钱。
得相能开国,生儿不象贤。
凄凉蜀故伎,来舞魏宫前。

【评诗】
 
句句精拔。起二句确是先主庙,妙似不用事者。后四句沉着之至,不病其直。


【注释】
 
五铢钱:汉武帝时发行的钱币名称。此处指代汉室大业。
 
象贤:效法前贤。此处指继承父业。
 
 
【解读】
 
这首五律写于刘禹锡任夔州刺史时,诗人概括叙述了刘备生前身后之事,赞刘备而讽刘禅,大有嗟叹愤慨之味。
 
诗人在首联写先主庙堂气势之大,让人肃然起敬,由此想到其生前的英雄气概;颔联紧承“英雄气”,陈述了刘备的功绩伟业。颈联却笔锋一转,写英雄的人生失意之处:功业未成、子嗣不肖。尾联慨叹蜀后主亡国。
 
“凄凉蜀故伎,来舞魏宫前”出自刘禅降魏后“乐不思蜀”一事。《三国志·蜀志·后主传》中载:“司马文王(昭)与禅宴,为之作故蜀伎。旁人皆为之感怆,而禅喜笑自若。”“此间乐,不思蜀”是刘禅留于历史上的污点,屡屡被用来讽刺不惜前人功业的不肖之徒。从刘备生前的功绩写到刘备死后其子刘禅的无能,一褒一贬,一扬一抑,盛衰之境况自然而出。
 
诗人在这四联中再现了“天下英雄”,即先主刘备的一生:他缔造了“千秋凛然”的基业,也有“生儿不象贤”的遗恨。诗人借古讽今,蕴含人生无常之理,古今兴亡之叹。当时,诗人正在贬所,因此诗中隐有以昏庸无能的刘禅暗指当时的君王之意,委婉地指斥君主不能选贤任能,打击报复忠义之士。全诗豪气干云,于开阔的字眼中淬出警示之意。